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

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
關注:
當前位置: 文化 -> 法官文學

麥收的記憶

  發布時間:2019-06-21 16:26:47


  小時候,學校組織義務勞動,拾麥穗是最開心的。

  芒種已過,天氣漸漸熱起來。炕上開始鋪涼席,街角小攤上也堆起誘人的黃杏。

  黃昏,等待放學鈴響時,老師宣布“明天去拾麥穗”,講臺下頓時響起“噢”“噢”的歡叫聲,似林中鵲起的鳥鳴。后排的男生,甚至肆無忌憚地“啪”“啪”大聲拍起桌子。

  晚上,我興奮得睡不著,定上鬧鐘,唯恐遲到。

  家里只有一個舊軍用水壺,雖然早已漆面斑駁,但也是最拉風的物件,當然分配給歲數小的我用,二姐只能用橘子汁瓶帶水。

  書包里的文具一股腦兒被倒出,裝了干糧,臨走頭上還被母親扣上頂草帽。那時的草帽只有一種,麥秸編的,大人孩子一個型號,戴在頭上晃蕩,得用繩兒系在頸下。

  綿綿延延的學生隊伍,一路急行軍,總想快點趕到。

  麥收時的原野,金燦燦的,那是童話書里才有的色彩。干熱的風從一眼望不到邊的麥浪深處拂來,將泥土混著麥草味送入鼻腔。

  終日囿于課堂上的學生們,此時猶如出欄的羔羊,在田間四散開來。老師們一再招呼,才攏回身邊,分了小組,派了任務。

  遠處男老師和村民一道操鐮割麥,高大些的男生也學樣加入行列,左手抓麥右手使鐮刀,但沒割半壟,就累得齜牙咧嘴,扔下鐮刀,逃將出來。

  破草帽遮著農民伯伯的臉,他們貓著腰,熟練地揮動著鐮刀。只瞅見陽光下刀刃閃閃,就有麥子在他身后迅速倒伏下去。

  收割過的麥子地,麥穗橫七豎八地散落著,像遺失的孩子,撿拾它們歸倉,就是把它們帶回家吧。

  一簇簇麥茬向空中豎著,粗硬得硌腳。麥芒似針尖,不小心就會扎到手上。難怪母親堅持要我們穿長褲長褂和襪子。

  熾熱的太陽發威似的炙烤著大地,似有若無的云朵懶洋洋的,遠遠躲在天際的那一端。

  每張小臉都曬得通紅,汗水順著額頭脖頸直淌。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算是切身體驗到了。

  快中午時,各小組地頭的麥穗陸續堆成小山,很快就有推車把它們運走。

  老師的“休息”指令一下,學生們一窩蜂般爭搶著跑到大樹底下,去找尋自己的水壺和干糧。鄉親們把盛滿綠豆湯的水桶挑到地頭,為人們防暑解渴。

  大槐樹下,濃陰遮蔽的土地是涼的,吹來的熱風,經過樹葉的過濾,也變得涼爽許多。

  大家席地而坐,紛紛打開書包,開起野餐會,窩頭、饅頭、大餅、腌蒜、咸菜疙瘩、咸雞蛋,你吃點我的,我吃點你的,嘻嘻哈哈,打打鬧鬧,疲勞似乎一下子就消除了。

  大概沒有比勞作后吃飯更香、喝水更甜的了吧!

  吃飽喝足,踏上歸程。

  書包里,悄悄放著我從地里撿來的一顆麥穗。捻開皮兒,里頭的麥面兒那么白那么細膩。忍不住放到嘴里嚼嚼,清清的麥子香。

  想到不久就能吃上新麥面蒸的大饅頭,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,說不定里面還有我的一點功勞呢。

  法國畫家米勒的著名油畫《拾穗者》,暗沉的調子,土黃的麥垛和女人藍灰的粗布裙子,彎駝的腰身,無不傳達出生活的艱辛與愁苦。

  正是成人世界的砥礪與勞作,才支撐起孩童快樂的生活。我童年的記憶里,北方小城郊外麥收的景象,永遠是熱鬧、是歡愉、是喜悅。

  那一切,都飽蘸著成熟麥穗的色調,金子的色調,幸福的色調。

  (作者單位:青縣人民法院)

 

 

關閉窗口

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